陌上花開
欢迎来到 Black Forth 论坛。
搜索
 
 

结果按:
 


Rechercher 高级搜索

最新主题
» 原来投稿还要交修改费啊,我怎么以前不知道呢?
周日 七月 22, 2012 2:51 pm 由 小暮VV

» [艾草文学]《墨染》第三期下载处 及 第四期征稿
周日 八月 29, 2010 12:42 pm 由 艾草

» 艾草 文学来访问嘞
周一 八月 23, 2010 5:54 pm 由 艾草

» 新进作者报道贴
周一 七月 19, 2010 10:11 pm 由 夕虹誓

» 清河 报道
周一 七月 19, 2010 3:49 pm 由 清河

» 文章评语!~~交稿作者请进。
周日 七月 04, 2010 6:14 am 由 梦兮若雪

» 新人报道
周二 六月 22, 2010 4:50 pm 由 唯小语

» 天使文化《爱格》《最天使》2010最新约稿函
周五 六月 11, 2010 2:36 pm 由 black影

» 紫图文化《流年》工作室长篇小说倾情约稿
周日 六月 06, 2010 4:42 pm 由 black影


【民国言情小说样文】水色胭脂 文/乐小米

向下

【民国言情小说样文】水色胭脂 文/乐小米

帖子  black影 于 周日 六月 06, 2010 3:53 pm

水色胭脂 文/乐小米


一、哀伤
  灯影花残焰短,重檐露清更长。
  客中天气,总是秋雨绵长,这是我从杜臻眉目间唯一看到的颜色,这颜色,总在他青绫长袍绵密的针脚中,青然欲下。
  他喊我,茶。
  是了,他无须喊我名字,只需吩咐声,茶,或砚台;哪怕他懒散着双目对着空气这般吩咐。我也会细步碎碎,仓皇走来,为他奉上。
  无数次,我都很想告诉他,我有个那般美好的名字,叫,水色。
  而无数次,这细微的蚊呐却只能如红绡游丝一样勒紧我的喉咙,令我说不出任何话语。
  面对他,低眉,颔首,成了我唯一表情。

  主人说,水色,你是朱家大院唯一干净的女子。所以杜公子到来时,就由你来长随侍茶。
  干净?我的身体?思维?还是手脚?这硝烟弥漫的乱世,血痕粘满碧树,泪影冥蒙春草,还有什么可以干净?或者所谓的干净,就是我寡言的嘴巴;至少它不会在计划外,将他要拉拢杜臻,意图自立为王、挥师京都的预谋全数兜售。
  而我,何尝又不是他的一场预谋呢?
  当然,杜臻走进这朱家大院时,还会有更香艳酥骨的迷雾袭来,主人杀手锏绝不是我这个空有十分姿色、却无半点风情的女仆。

  见到杜臻,一切天崩地裂!
  恭手相立的人群中,没人注意到我天翻地覆的心跳。那一刻,我如同一尾搁浅在记忆中的鱼,却妄图寻找传说中的“忘川”,试图忘掉,刚刚所见,他的眉他的眼。
  他是个苍白的男子,至少面色如此。下颌微微淡淡的青色,在这柳色萧条的秋,使我突然看到了春光里翡翠模样的绿。
  主人出门相迎,一路寒暄。仿佛失散多年的骨肉兄弟。而杜臻脸上始终是旅人一样的淡漠。
  男人间的戏。我躲在角落里偷笑。哀伤不觉间却横上鬓角。

  初日里的宴席下来,杜臻未曾洗刷,便和衣而眠了。
  小厮们扶他进门,他身上浓浓的杜康酒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屋子,夺去了紫金香炉浓重熏香的味道。他似醒非醒看了我一眼,极其淡漠。然后倒床。
  偌大的屋子,只有我兀立,手里还端着殷勤倒来的温水香帕。

  翌日,他醒来,唤的第一个字,就是,水。
  恍惚间,我似乎听他在唤我的名字,水色。
  但凡世间情由,女子恍惚入始,便是暗伤的伏笔,只是,当初,我不知。
  将水送到他面前,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我捧的水,哑然失笑,整理一下头上青色方巾,说,昨夜见笑了,姑娘。
  他第一次的舒展容颜,眼睛明亮得如料峭春夜的寒星。我横眸浅笑,见礼,却不说话,我知那刻,我的声音必定颤抖得一蹋糊涂。转身,推开琐窗,对面朱户前,人影娇软,晓镜前,主人最宠的舞姬凝烟春葱纤纤,绾红妆,青螺春山,眼波流转。
  主人的筹谋真快,恰到好处却不落痕迹。
  男人的较量中,女人总是最重的筹码。想必昨夜一场舞,水袖斜抛,腰肢款摆,凝烟摄魂夺魄的晕眉柳眼下,杜臻早已失掉了三魂七魄。
  我的心是这么的哀伤啊。

  二、寡淡
  他是个寡淡的人,阴郁淡漠的样子,我很少见他笑,很少到无。
  长亭朱色的栏杆,是他喜欢久立的地方。
  他青色衣襟上暗藏的花纹,如同一种诅咒,在曛日昏黄中,刻满我的心脏。太多的这样时刻,他结手相立。
  在他的身后,我看不到他的脸,但感觉的到,那一定是一贯的表情,阴郁淡漠。淡漠到他永远不肯看一下长亭边的池水,它是怎样的波纹动荡!它就在他的眼前,如同我的心一样,动荡着,凄楚着,禁受着他视而不见的淡漠。
  一个沉默的贵客,一个寡言的女侍,在这阴雨绵长的秋日里,会是怎样的气氛?
  依稀听人说起,这个杜臻,空有一腔报国热忱,无奈君王昏庸,他也只能郁郁寡欢的做一个宦室散人,在羁旅羁绊中,消磨着自己的才气豪气,还有手中的权势。
  主人说得对,他太阴郁耿直,在这个乱世,做不了奸雄。
  主人还说,水色,照应好凝烟。
我苦涩的笑,原来,杜臻在红粉堆里的阅人无数,让主人的天罗地网需费更多周折了。

  秋意渐渐的浓,碧纱湘帘抵不住晚来的风。一场场浓丽豪奢的宴会,使杜臻的眉宇间平添了更多的阴郁和困顿。于是开始稍加辞色,略有推辞。
  得以闲暇,他喜欢自己一个人坐在长亭的石凳上,发呆,抑或说凝思。晚风翻过他手中的书卷,他的眉目浓重难展。
  我将一个压丝锦团坐垫抱到他面前,声音极低,天冷了,石凳恐怕太凉。
  他看了看我,眼中几许审视的意味,不做言语,转身回房。
  西风疾过,书被遗落在石桌上。长风,一页页的翻过,很寡情的样子。
  在风中翻飞的,还有我耳际垂髫,和浑然若云的白霓裳。我像午夜中孤独的沙漏,泪在流动却终作无语状。怀抱着为他取来的锦团坐垫,瘦怯的依偎在天际的薄云中……

  改日,杜臻赴宴前说,你似乎并不像普通的婢女。
  我正在为他整理衣裳,手不禁停在他的衣襟处,愣住了。诧异的望着他,目光中满是询问。
  他皱眉,不要那么多疑问!只需回答,是或不是。我不喜欢阴谋。
  阴谋?我够资格吗?我用手抚平他襟前的滚皱,暗笑。但两年前我的确是和凝烟一同被主人从教坊买回。两年前,我也和凝烟一样,水袖似雾,粉缕若霞,衣带摇曳。但是,自进入朱家大院,直到现在,我都不曾舞过。
  杜臻看我摇头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赴宴而去。

  三、凝烟
  我去后花园,找园丁,要取两盆秋日海棠。心湖春水皱澜,惟希望杜臻那双明亮的眼睛不会似这海棠一般睡去。
  香泥小径碰到凝烟,溅裙泊粉飘香,一双眉眼水滑,望到我身后园丁手里的海棠,水色,这是哪般?
  我一时结舌,只道杜公子秋日闲索,想看看秋海棠。
  她皎皎的笑,这倒好了,恰好我也困闷,不若也送我屋里一盆?
  我温吞一笑,这丫头倒也不花粉过敏了。平日里最恼春日,昔时教坊中学舞时,一到春季便不肯去花园习舞,为此,没少受皮肉的苦。
  园丁送花离去。凝烟走来携住我的手,一句水色,便开始凝噎。早知学你,誓死不做人前舞。
  这话如何说得?我皱眉,主人一向恩宠于你。
  凝烟拭泪,轻啐一口,原是指望烟视媚行得一场宠爱,可怜这乱世,再多的宠,我也做不了他的妻妾,无了半点名分,却成了他一场场算计中的筹码。可作何指望?
  我知道凝烟的话是真,行内的姑娘间的交往,七分虚情,三分认真,说是同病相怜,不如说倾倒苦水时可用。可是我们无法错怪,男人一旦膨胀了野心,又如何会对一个女子认真?

  杜臻看着屋角的海棠,眉目间湛起一寸惊喜,冲我大笑,谁说人间无春色?然后起身,推窗。
  我的心一寸喜悦之后,瞬间冰凉。我知道,此刻杜臻的眼睛里,一定全是凝烟画阁前的那盆海棠,妖冶的红,舞动的红,惊心动魄。
  下一刻,他会跟我要酒吧。花下,美人,醇酒,多美的画。只不过,我的泪痕无处可放?算了,权当海棠上那颗悲哀的晚露吧。多可怜啊,赏花人爱上了鲜艳的花,而花上的露却爱上了赏花人。是谁让你在我的生命中走过,却无视我高贵的感觉?
  快,快拿酒。他身都没转,如是吩咐。
  果真如此。

  最终,他醉了。斜躺在床上。我给他奉上浓茶,扶他喝,又扶他躺下,掩好被角,扯身离去。他突然抓住我的手,极轻柔的一握,然后放开,谢谢你……的海棠花。
  原来。他是知道的。
  泪水夺眶,只是夜色浓重,我们看不见彼此的眼睛。

  四、暧昧
  凝烟开始抱怨,水色,杜臻莫不是有断袖之癖吧?若何对我这般熟视无睹?
  我摇摇头。杜臻并不会想到,他对于凝烟,远不止是主人预谋的那么简单——俘虏他,征服他。凝烟希望的是杜臻能带她离开,离开这种绝望的生活,有一个真正的名分,生有所依,终有所养。
  凝烟颦眉,说,我估计也不是,主人说过,杜臻在南京一向和秦淮河畔的名妓胭脂交好……
或许绝世脱俗的凝烟如何也不会明白,杜臻对她,并非不动心。只不过不愿被计算,男人的私心,总是这样小心。

  闲来突发奇想,看到杜臻平日用的笔墨,不觉坐到桌前,细细拿在手里,仿佛是那个男人曾有过的温度。蘸饱浓墨,迟迟不能下笔。白纸如昼,写不出红笺小字诉不了平生意。
  杜臻暗处走来,鬼魅一样。我一抬头,猛发现他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我。
  哎呀一声,笔抛到半空,飞向他的眉际。却被他稳稳的接住,三分调侃的语调,这算学张敞,给我“画眉”吗?
  他用张敞给娇妻画眉的典故调笑,我不禁羞红了脸。刚要离开,却被他拉住,我一挣脱却打翻了砚墨,浓重饱满的墨汁翻上我的白霓裙,晕开,仿佛一幅凄凉的潇湘竹。
  杜臻慌忙拉过我,扯起我的裙角,以防墨汁进一步浸染我的衣裙。
  本是极清白的动机,却这样暧昧的出现,可笑的是,一向不踏步此处的主人,不偏不倚的出现了。
  我和杜臻同时像木鸡一样愣住了。主人略为迟疑,然后爽朗大笑,哈哈,杜兄果是名士风流。
  杜臻从容大笑,起身。
  我慌忙离开,窗棂处,听见主人说,杜兄喜欢她,在下可以……
  杜臻笑,不夺人所爱了。
  ……

  五 、霓裳 
  我看得出,杜臻近些日子,思归情绪很浓。
  但主人总是找种种借口苦苦相留。谁都看得出,这其实是对杜臻的一种变相的软禁。由南京突来的胭脂的病讯都不能使杜臻脱身。
  月亮下,杜臻伫立的身影是那样孤独啊。孤独的如同我永不见天日的相思一样。眉目间的全是客乡的秋雨绵长,在他青绫长袍绵密的针脚中,青然欲下。

  我给他披一件衣裳。你很想她?
  他未回答,背影如冰。
  或者,我艰难的咬了一下嘴巴,我可以帮你。
  你?他眉毛微挑。

  是的,我。
  主人面前,我说,让我为杜臻舞一场。主人大抵记得我和杜臻那暧昧的一场,欣然同意。

  拢一段乌云鬓,愿不曾识君面。
  描三分梅花妆,愿君莫相忘。
  著我白霓裳,送君到南杭。
  ……
  笑,惨白的笑。我竟为自己心爱男子同另一个女子的相会,奋不顾身!梳理整齐后,我推开眼前镜子,无需望,我也便知,自己的明艳婉转。
  水袖抛出时,一个妖惑的转身,半遮半掩,我终于露出自己遗世的容颜。舞影婆娑,艳惊四座。甚至主人,也愣了,他知我有十分颜色,却不知我也可以这般情致妖娆,风情旖旎。
  我含笑,妩媚的,邀宠的,却又无辜的,单纯的,楚楚可怜的。这本是风月场女子最惯用的伎俩。但是,我只想要一个人知道,这迷蒙住眼睛的泪水,它是多么的滚烫,它自我肺腑中来,曾经无数个夜晚,煎熬着我的肺腑,我的胸腔,每日每夜,疼痛欲裂。
  疼痛欲裂的,还有杜臻的眼神,这是我将水袖轻滑过他的面时,发现的。他定是在痛恨我曾经的欺骗,我说我只是个平常的婢女。
  一个魅惑的眼神,同我的水袖一同再次抛向他,杜臻如我们约好的一样,走到主人耳前,说,今夜要我到他房里。主人满意的笑,看着杜臻离席而去。
 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,只有我知道,他现在已如约向后门走去,那里有我倾尽积蓄为他买的千里马,现在,他只需等着混乱的到来,然后飞身上马,会他的情人。
  他的情人,此刻的目光也会如我这样凄楚吗?
  我的水袖妖娆的环上主人的颈项时,手指由轻软突然凌厉。
  大厅混乱了。
  朱家大院混乱了……

  六、传闻
  南京城里有了新传闻,本来尸骨冷了两天的艳妓胭脂突然复活了。就在杜臻风尘仆仆跃马而下的那一刻,她袅袅婷婷的出门相迎。
  街头巷口议论道是还魂。盲眼的算命先生不同意,谁会那样傻?投胎和转世灵魂都能轮回。惟独还魂,无论还了自己还是别的刚去世的人身上,就永生没轮回了。谁敢还魂?
  众人附和称是。
  可他们全错了。我敢!
  当我算准杜臻已逃离,便散开了手中的水袖。那个月色很好的晚上,我被乱棍打死在空阶前。
  生前爱一个人爱的过于心哀,连鬼魂都不幸免。
  我又如何不知,还魂会失掉永恒的轮回?还魂后,死亡再次到来,魂魄会绝迹在天上人间!可是不能和心爱的人一起,空空轮回亿万年,我也不会开心!
  所以我在胭脂冰冷的尸身上苏醒过来,这是,杜臻恰好跃马而下,胭脂,哦,确切的是我,袅袅婷婷的迎门而出。
  我以为他会紧紧抱我入怀。而他却极客气跟我招呼。

  延夕月,红罗幛,麝炉香暖,残釭焰冷。
  他说,胭脂,我这次脱身,幸亏水色。
  天,他喊我名字?
  我笑,为他奉茶。他说,胭脂,这些年,谢谢你一直帮我掩饰,让乱党以为我醉在温柔乡里。待他们矛头萌动,朝廷一定会全力扼杀的。
  我的心头开始乱了,这,这……
  胭脂,乱世很快会结束,等你和舍弟大婚之日,为兄一定送你一份大礼!杜臻为我敬上一杯酒。
  我的思绪终于失控了,疯一样掩面。
  杜臻啊杜臻,可怜了我这青丝千尺柔情万丈,追了你前生今世,人间天上,却终落得这般蹊跷悲哀荒凉断肠!

  杜臻走的时候,我殷勤相送。
  待他的背影消失殆尽,我的唇角喷出鲜血,殷红凝紫,毒药的滋味真不好受。可没了前生,没了今世,没了轮回,没了你,比毒药穿肠疼千百倍!我惟希望这血化成水色胭脂,涂上你娇妻秀气的脸。当她偎入你怀里,那刻,我终于和你在一起。

  南京城又有新传闻,名妓胭脂暴亡。就在杜臻离开的时候,她化成一团浓血。
  盲眼的算命先生叹气,说,早说了,还魂不得,有什么打不开的心结,非等不得来生。
  有来生吗?
  再也没有。

  七 后记
  一年后。
  朝廷镇压了叛党,乱世结束。杜臻回到朱家大院寻找水色,得知,她因胁杀主人私放一个叫杜臻的男子被乱棒活活打死。
  又隔一年。杜臻娶妻,美丽如画,惟惜聋哑。
  花开日,杜臻将水色胭脂涂上娇妻秀气的脸,轻吻,落泪。知道吗,我为何选择了你?
  他细长的手抚过她小巧的耳朵。
  因为我可以叫你,水色。
avatar
black影
社长
社长

帖子数 : 53
威望 : 0
注册日期 : 10-05-09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blackforth.cool5site.net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