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上花開
欢迎来到 Black Forth 论坛。
搜索
 
 

结果按:
 


Rechercher 高级搜索

最新主题
» 原来投稿还要交修改费啊,我怎么以前不知道呢?
周日 七月 22, 2012 2:51 pm 由 小暮VV

» [艾草文学]《墨染》第三期下载处 及 第四期征稿
周日 八月 29, 2010 12:42 pm 由 艾草

» 艾草 文学来访问嘞
周一 八月 23, 2010 5:54 pm 由 艾草

» 新进作者报道贴
周一 七月 19, 2010 10:11 pm 由 夕虹誓

» 清河 报道
周一 七月 19, 2010 3:49 pm 由 清河

» 文章评语!~~交稿作者请进。
周日 七月 04, 2010 6:14 am 由 梦兮若雪

» 新人报道
周二 六月 22, 2010 4:50 pm 由 唯小语

» 天使文化《爱格》《最天使》2010最新约稿函
周五 六月 11, 2010 2:36 pm 由 black影

» 紫图文化《流年》工作室长篇小说倾情约稿
周日 六月 06, 2010 4:42 pm 由 black影


【都市言情小说样文 飞言情0902文章】:卖身总裁 /文/红豆汤圆

向下

【都市言情小说样文 飞言情0902文章】:卖身总裁 /文/红豆汤圆

帖子  black影 于 周日 六月 06, 2010 4:16 pm

段嘉树瞪大了双眼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遭女子如此拒绝。为什么?为什么啊?萧兴诚扮个穷光蛋,都有女子解囊相赠,他堂堂一个大帅哥,衣冠楚楚,一表人材,却遭人如此对待,弃若敝履!
卖身总裁
文/红豆汤圆
1
段嘉树是个信奉悲观主义的男人,他常常说,如今这世道,尔虞我诈,人心不古,恶如蛇蝎,所以他常感悲伤。唉,他叹气。
他是段氏集团总裁,年轻谨慎,多疑,认为小心使得万年船。
他的好友萧兴诚却持相反意见,他说,人性本善,即使市井亦多仗义之人,你看,便是路旁一个小乞丐,亦有人相助,他们皆抱着一颗慈悲心。
段嘉树却摇头,不不不,你看这路边乞丐,谁又知他是真是假。他人一颗真心,他可能转个身便拿去挥霍。更何况,你看捐钱的人好少。
他们二人时常争辩,两辆跑车停在道旁,引人注目而不自知。此番亦然。但是突然间,争吵似乎升级——萧兴诚打开车门,走到乞丐面前,扔下一张百元大钞,当场叫那乞丐脱下外套。他扔下西装,抓起那件外套,气呼呼地回来,站在段嘉树车前道,“你说现在人都很冷漠,警惕心又强,没工夫可怜别人,我倒不信真是如此。不然我们来打个赌。”
他们二人也常常打赌,没办法,生来富余,又多闲暇,如果不多给自己找些乐子,恐怕会闷死。
二人开车,至本城临江大桥——有名的自杀胜地。
正值黄昏,逢魔时刻,天已微暗,风雨欲来,下班的男女皆脚步匆匆。男人一脸麻木,女子个个晚娘面孔,经过临江大桥时,没有一个人注意桥边那个落魄潦倒的青年。
雨丝渐成雨线,继而变成豆大状,噼里啪啦地打在萧兴诚身上,他的衬衣早已湿透,寒意渐渗入骨,心却更加悲凉。自他站在这大桥边,已经有十几分钟,竟无一人上前搭话。而当他装出一副可怜样,想向人求助时,人们却忙不迭地加快了脚步,远离他走过。
难道此番真要被段嘉树赢掉?他心中郁愤不平,干脆大步向前,半个身挂在桥边——
“你疯了?想干什么?”正在这时,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拽住他,将他甩了回来,有行路女子怒吼,“你知不知道从这儿跳下去就会死的?”
萧兴诚喜出望外地回过头来,看到一执伞女子正怒骂他,“年纪轻轻,有手有脚,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?”
他连忙装出一副哀戚模样,用事先编造好的谎言搏取同情,父亲被人骗,借了高利贷与人合开公司,结果合伙人携款私逃,债主追上门,父亲跳楼自杀,余下他一人,亲戚皆避之唯恐不及,又身负巨债,只想一死了之,以求安宁。
女子冷着一张脸听他说完,“你欠了多少钱?”
“……40万?”萧兴诚估算出一个对平民来讲是巨额的数字。
“你的名字?”
“……萧兴诚。”萧氏集团很有名,不过他不常在八卦或财经杂志上露面,报出真名……应该,没问题吧。
女子拿出纸笔,草草写下几个字,“这是我的存折,内有60多万。密码是八二一零一三,这是遗嘱。”她将那张纸轻飘飘地扔给他,“好了,你可以不用死了。如果还要死,请你去别处死。这片自杀宝地我要用,别打扰我。”
接过那张纸和存折,萧兴诚瞪大了双眼,听到下一句,他又大惊失色,“你,你要跳水?”
“别烦我——”谢柔笙扔掉伞,脱下高跟鞋,卷高风衣下摆,爬上大桥栏杆,就要往下跳,萧兴诚急忙拦腰抱住她,“别,别啊,姑娘你有什么想不开的——”
2
三小时前。金桂小区。
行李箱已十分破旧,原来的笔直四角皆已被磕碰成崎岖的圆,箱体也早已斑驳,处处是斑驳的掉漆残痕,手柄的地方浸了自高中以来到毕业工作几年的汗水,由原来琥珀般珍贵的浅棕色变成墨棕。谢柔笙吃力地拉着它,一路颠簸着往二幢B座她与男友同居的二室一厅走去,风尘仆仆。
出差三个月,原本麦色肌肤早已被残酷的夏日太阳晒成令人心疼的旧铜色,是柔水女子,却奔波宛如沙漠中的驼骆,然而她的唇却带着笑,眼角眉梢亦然。
这个时间,男友应该在家。放下行李箱,轻轻地转了下自己家的房门,果然,门没锁。柔笙调皮地吐了吐舌,突然一把推开门,雀跃地张开双臂道,“我回来了——”
而后,她猛地僵住了——
乱七八糟的男女外套、内衣、鞋袜自客厅一路蜿蜒到卧房,几乎是不敢置信地冲上前去打开门,在床上,赫然是一对赤裸翻滚的男女。
而其中一个,正是她的男友唐然。
“更可笑的是,被我发现后,他还抱着那个女人对我说,小柔,反正这件事早晚都要告诉你,既然已经被你看到了,那我就和你直说了吧。我是绝对不可能娶你的,我们根本不适合。”
“你说,我该不该去自杀?七年啊!高中一年大学恋爱四年工作两年,整整七年的感情!我一直以为我就是他的新娘!”三小时后,暄嚣的酒吧里,谢柔笙朝着面前的落汤鸡举杯,“喝!陪我喝,干——”
萧兴诚开了两瓶烈酒,直接将这个醉鬼放倒,抬她上楼。
3
酒店房间里,段嘉树哈哈大笑。“真没想到啊,萧先生你就是当个乞丐都这么不同凡响!十五分钟入手六十万,天,你可以当个职业骗子了。”他越是这样说,萧兴诚的脸色就越是难看。
他的黑发仍在滴水,换来的外套早已不知扔到何处,上身仅一件单薄衬衫,冷得瑟瑟发抖。而方才那位女子被大毛巾擦干了发,换了衣服后,此刻正静静地躺在他的床上。拼尽全力救下不停挣扎的她之后,他又拖着她去酒店狂灌烈酒,直到她醉倒,躺平——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“现在你打算如何?趁虚而入,还是一起回去?”段嘉树拿起衣服,站起身。
“……”萧兴诚犹豫了一会儿,“……我等她醒来。”
“哦?”段嘉树仔细地又看了一下床上的女子,不是什么国色天香。
“我现在可是有主的人了。”萧兴诚朝着他微笑,“你忘了吗?四十万,她可以帮陌生人还的债,我的这条命被她买下了。我活了,段先生!”
“萧氏集团总裁的一条命吗?”段嘉树哈哈大笑,离去之时他在想,只是不知这女子知不知道,她到底买下了什么样的人。
门轻轻地掩上了。转过头来,萧兴诚静静地打量着沉睡的她。在她给他的遗嘱上,他看到了她的名字,谢柔笙,年仅二十五岁。而自她刚才的疯言醉语中,他得知更多。
比如,她有一个相恋七年的男友。
又比如,那个男人名叫唐然。毕业后在一家小医院工作,似乎处处受气,一心想自己出来开家小诊所,但苦于无资金。
而这个傻女人呢,她从大学开始便节衣缩食,毕业后更是辛苦工作,加班加点,甚至主动请缨,抢夺工程,远赴南非,经历语言不通、疯狂恶补与种种险恶环境诸如流弹四射、瘟疫波及、人质交战等等擦肩而过后,终于逃得生天,顺利完成任务。薪水和奖金拿满满,再加上六七年的努力,终于存下这么一大笔钱,能帮男友开小诊所,就想着等明天男友生日时告诉他这件好事。
却不想,还没说出口,男友便出轨抛弃了她。
现代版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吗?扔了钱后去自杀?
萧兴诚的心不由地揪了起来,他转过头,静静地凝视着床上的女子。黑檀色的长发掩映下的一张小脸娇脆可怜,原本应该粉嫩的唇也丧失了血色,纤细的脖颈似乎一折即断,不知道为什么,她这般柔弱无助的模样令他心疼。
“傻瓜。”食指轻柔地抚摸着她沉睡的容颜,他不由得低下头,在她光洁的额头上,轻轻映下一吻。
4
谢柔笙醒来时,发现自己与一陌生男子共处一室,更要命的是,她与他皆半裸。
“啊——”她大叫一声,急忙扯被掩身,同时一脚将那具半裸男踹下床,男子呻吟一声,站起来道,“谢小姐。”
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这里?我们做做做……做过了吗?”谢柔笙惊魂未定,仍在尖叫。
“谢小姐!”萧兴诚欺身上床,压住她,同时将她的两手按在耳畔,靠近她——鼻对鼻眼对眼的那种,“给我钱。”
“哈?”柔笙头痛欲裂,仍未反应过来。她只注意到男子有一双好看的眉眼。
“40万。你说助我还债。”萧兴诚道,“起床,我们一起去银行取钱。”
柔笙望定他,终于,渐渐回想起昨日之事。
“好。”她眨了眨眼,而后再次下脚,凶猛而毫不留情,“你可以从我身上滚下去了。”
萧兴诚高举双手以示投降。
5
柔笙将四十万转赠萧兴诚。四十万,好大一堆现金,叠在一起满满一皮箱,就连银行经理都两额有汗,一再劝问,“谢小姐,真的就这样好了?”
柔笙出了门,将小箱子交与萧兴诚,“好了。”生前事毕,她终于可以安静离去,昨日大醉一场,已足宽慰。死前能如此尽兴,也不错。
然而那人却还不罢休,提着小箱子亦步亦趋,“谢小姐,还有20万,你打算如何处置。”天,简直催命!
谢柔笙猛地站住,拿眼斜睨他,“关你何事?”
“没。”男子流露出谄媚神情,“你似乎没有第二个赠予之人?就让它在银行里成为死帐?”
“我死后自会捐献出去。”
“太可惜了!”萧兴诚大呼,“不如给我。”
“贪无止境,多则自毙。”谢柔笙警告他,“不要不知足。”
萧兴诚呐呐,过了一会儿又不甘寂寞地开口,“那,谢小姐你这样死去,心里就没有什么不甘心吗?”
“有何不甘心?”
“错的不是你呀。”萧兴诚道,“你清清白白、辛苦努力一生,做错何事?劈腿出轨的是那个唐然,当第三者插足、勾引你男友的是那个白缨缨,他们二人是奸夫淫妇都没受指责,你好好的一个受害者却要去跳水,不觉得不公平吗?”
柔笙的脚步停了。
“你就不想报复他们吗?”
柔笙转过身,自上而下、自下而上地仔细打量萧兴诚。她发现面前这位男子拥有一张俊朗的脸,五官宛如雕刻般迷人,眼角带笑,自有一番英俊,“你不想雇佣我吗?”萧兴诚说。
“雇佣?”
“20万。”萧兴诚提点她,“20万足以让你我过上一个月的豪奢生活,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更何况,我拿40万还债之后,一穷二白,不如就让我跟随于你,”他大方附赠媚眼一只,“想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。小生已经是你的人了。”
油头粉面!举止轻浮!柔笙对他没好印象。呸!
但她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他,“……你很帅。”报复吗……她不得不说,她有点心动。
6
柔笙将萧兴诚带去本城最贵的发型屋,重新打理造型,再置一身行头,然后,丢他到本城有名的红灯区星期五酒吧,“进去吧。”她说,“我为你在此处报了学习班,一周七天,每日三小时整。”
萧兴诚瞪大了眼,“你让我跟这班牛郎学?”耻辱啊耻辱!他堂堂萧氏集团总裁,竟不如一介牛郎?
“我要你学就学。”柔笙没好气地指点他,“40万!20万!奴隶!”
“……”钱财一压,萧兴诚连忙低头,“是,是。”他好憋屈,呜呜。
好不容易挪出时间,每日赶场一般去酒吧学习声色男子一颦一笑,再被柔笙接去西餐厅,一一教会他就餐礼仪,或是本城娱乐场所两人恣情玩乐。她教会他如何体贴女子,萧兴诚心中暗动,他在想,莫不是,她想将他训练成绝世好男人,当她的替代男友?
说真的,他有些心动。瞧,他的心甚至都扑通扑通如小鹿乱撞了,他乐意!他很乐意呀!
他用期盼的目光望向对面的女子,就差没摇尾巴示好了。
然而柔笙的计划却不是如此,放下刀叉,她用餐巾印一印唇,将一个信封交给他,“这是白缨缨的资料。”
“你让我侍候别的女人?”萧兴诚瞪大双眼,几乎不敢置信,他拍案而起。
“是啊。”柔笙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对,“勾引她,报复她,令她抛弃唐然。”
“然后呢?然后你等那男人回来,继续与他双宿双栖?”萧兴诚暴怒。他的作用就是帮她夺回别的男人吗?
“那不干你事!”
“你知不知道你在暴殄天物?!”她为什么不看看他呀。萧兴诚望着一旁从巨大落地窗映出的他的身影,瞧瞧!多么风度翩翩多么俊逸迷人,快点占有我吧!他就差没脱光衣服躺在床上色诱她了,她居然不为所动?
“你不用罗嗦!奴隶!”
“你践踏我自尊!”他卖身,也是有尊严的,他拒绝主人将他转赠其他女人。
“不想做就走人。”柔笙站起,毫不留情地离开。
“别,别——”他急了,忍气吞声地跟在她身后,“……我,我做就是了。”天,他萧兴诚何时活得这么憋屈。死女人!
“明天有一个大学同学聚会,我之前问过唐然,他说他会去,我估摸着他会带白缨缨,你和我一起,来,我们排练一下,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。”柔笙道。
7
那日晚宴,柔笙带萧兴诚出场,一时风光无限,盖过在场所有人。
根据柔笙剧本,他萧兴诚是本城富家子弟,身家上千万。为此,她们还去租了一辆车。萧兴诚乐得把他的法拉利开过来,果然扳回几份面子。
那就是唐然吗?
那对男女向他们走过来时,他发现柔笙身体一颤,脸色煞白,握住他的手也刹时变得冰凉。
“柔笙,镇定点。”他心下怜惜,半拥住她,让她靠于他身上,“不要输了气势”。
“是……是。”柔笙的声音,分明在颤抖、退缩。
那个男人,到底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!害她万念俱灰,不惜跳江。害她如今这般难堪,这般无助。萧兴诚的心都被割痛了。
他仔细看唐然,不过长得略为好些,算不得特别英俊,这样的男人,到底有什么比得过他?
不过是个小医师!他心中忿忿不平,浑然忘却自己扮演的角色是曾身负四十万债务的穷光蛋。
柔笙的身体一直一直打着冷战。她手脚冰凉,牙齿颤抖,浑身哆嗦。她听不清他身边的男子在讲些什么,她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,一双有力的手紧紧地箍住她,扶着她,令她不至于当场倒下。
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男人,被抛弃的那一幕似乎又扑天盖地地朝她袭来,男子残酷的、无情的话语宛如利剑一般,毫不留情地朝着她刺下来。
“你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,我根本不喜欢你!”
“七年感情?笑话,那不过是你自己死缠着我。”
“早就对你不耐烦了,如果不是看在你替我打扫、呼来唤去又比较方便,我们早就分了。”
“缨缨,你说,这种没有女人味的人,我会看上她?”
他和他的新人在笑,以旁观她的痛苦为乐。
她几近绝望。
“柔笙,柔笙!”面前的男人轻轻抚摸她的脸,喂她喝下热饮,摇晃着她的身体,让她自旧日噩梦中清醒过来,
谢柔笙近乎茫然地望着面前的男子,他的一双眸中盛满了担忧、焦虑与痛心,他的脸上是慌乱模样,他……是谁?
对了,她突然想起来,他是她买来的棋子。
“白缨缨落单了,去,趁这个时机,和她搭话。”她虚弱无力地指挥他。
“我不要!”他很固执,忠贞宛如烈妇,“在这种时刻?你身体不适,让我照顾你!”
“我说了不用你管。”她抓起面前酒杯,大喝一口,突然之间,泪水籁籁而下。
“柔笙——”他的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,他拉过她,欲拥住她,然而她强硬地封闭自己的心房,不让任何人靠近,“走,走啊——去结识她——”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叫。
他被她推了出来,踉跄几步,他抬起头,一缕刘海垂至眉心,他是多么英俊的一个男子啊,优雅而年轻,风度翩翩,从未如此爱上过一个女子。然而现在,他眸中有受伤的痕迹。
他咬咬牙,望了一眼这个倔强的女子,终于一狠心,转过身,离开她。
她要柔情万种,他给她。她要三千排场,他亦能给他。呼儿将出唤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他和她曾共度如此美好的一段时光,他以为可以代替其他男人,在她心中占有一席之地,然而她却将他推向别的女人。
她笑,他也笑。她哭,他心中黯然,也会跟着她伤悲。多可笑,她的一分一毫,都能牵动他心扉。宛如提线木偶一般,完全受她所控。而今,她要他当个戏子,好,好!他会尽职尽责,演好他的那出戏。
他忍下心中愁苦,朝着白缨缨,展开一抹浅浅微笑——一种猎人笃定猎物不会逃跑的志在必得的笑,蓄意的勾引。
柔笙有些茫然地望着他的方向。温柔的灯光下男子谈笑风生,女子巧笑嫣然,仿佛天生一对。而那个男子,却是刚才向她展露关怀的人。她刺伤了他,他离去时宛如受伤的小兽一般的神情令她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。这里人声如鼎沸,这里空气太混浊,刚喝下去的烈酒在她腹中烧灼,一股难受与窒息的感觉突然冲上她的喉头,她扔下酒杯,跌跌撞撞地逃离。
流水声。
化妆间里,柔笙抬起头,猛然望见镜中女子。她倒吸一口气,镜中这样憔悴、冷硬的脸,是她吗?这么多天,她宛如行尸走肉,她度过的生活是她以前所无法想象的,相差太远,以至于她毫无真实感。每日浑浑噩噩,只觉浮生若梦,可是……那个男子一直照顾着她……
她扑了点水在自己脸上,然后,掏出唇膏,抹了一抹艳红,突然之间,觉得全身有些寒凉。她抱紧了自己的双臂,纤瘦的身体连紧抱住都没有真实感。她发现自己突然怀念方才男子的体温。
8
他是一个多么神奇的男人啊!
看着送他回家的白缨缨在他脸上印下一吻后,宛如小鸟般雀跃地离去。
他定定地站在那里,看着白缨缨消失的方向,她看不见他眸中神色,有那么一瞬间,她疑心她会失去他。然而他只是站了一会儿,然后动作僵硬地掏出纸巾,面无表情地擦拭脸上的唇印。
他转过身,看见她。
她一如既往的消瘦与憔悴硌痛了他的眼,他有股冲动要上前去,抓住她大吼,问她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,又想直接拖她去饭店,把她细瘦的身体狠狠塞满,然而他只冷硬地点了一下头,“你来了。”
她走出藏身之处,也僵硬地点了一下头。
“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?”他的唇边漾起一抹讥讽,“金主大人。”
和白缨缨交往升级,随着骗局需要,他搬出她的小居,住进她为他租凭的豪华住所,暂时与她分开。
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他相思很苦,她却似乎完全看不出来。他就不信,他与她宛如两个绝望溺水的人一般互相依靠的这半个月,她会完全无动于衷?
“她已几次暗示我,可以与我上床。再这样下去,我们之间,就不再是热吻这么简单了。”萧兴诚提示她,“你确定,要我继续?”
“她和他分手了吗?”她有点不相信事情会进展得如此顺利似的,一问再问。
“十五分钟前,她已当着我的面,打电话给唐然。”他的心中掠过一丝阴霾,该死的,那个男人,难道就在她心中占据如此大的地位?
他突然疯狂地羡慕起那个男人,妒忌他!雄性生物想要撕毁敌人的冲动,想要啃骨吮血的那种!
“我要你和她上床,订婚。然后在婚礼当天宣布抛弃她,与我一起出场。”她说出这几日来自己想好的话语。这计划宛如蛇蝎一般一直在她心中缠绕,令她寝食难安。
“看不出,你还这么残酷。”他冷冷讥讽。不知为何,面前女子似与他相距越来越远。大雨当日令他倾心的女子,当真要就此消逝?他看着她脆弱的身形,有那么一瞬,恍惚以为她会分崩离析。
恶毒吗?是,言语一出口,连她自己都觉得恶毒。然而,是又如何?她给她带来的莫大羞辱,难道她就不能反赠于她吗?
他突然暴躁起来,抓住她大吼,“你为什么就不能报复在他身上?真正羞辱你、给你带来痛苦的,是那个男人啊!你为什么就不让我直接找他算帐?难道,对他下手真的令你这么难受吗?”
她的身体震了一下,他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到了她。
“对那种男人,你真的这么忍心不下吗?他有何德何能让你牵肠挂肚,处处维护!到了现在,还护着他,连别人碰他一根汗毛你都不肯!”他朝着她大喊大叫。
“我没有!”她急急反驳。
“你有!”他斩钉截铁道,“你看,我一提到他的名字,你连脸色都变了!”他一把抓起她,强硬地将她拉进房内,让她看自己的脸色,镜中那个瞳孔微张,一脸惊惶,宛如陌生人的女子,是她吗?她有些被吓到。
“你真的愿意我和她上床吗?”他宛如猎豹般向她逼近,将她压在自己与镜子之间。他黝黑的额发散乱,他双眸深邃,暗不可见底,他宽广的胸膛因怒气而上下起伏,他的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气息——那是求而不得、欲强硬撕毁一切的冲动。
他的膝盖危险地顶入她的两腿之间,他用一只手扣住她抗拒的两手,用自己精壮的身体强行压住她挣扎不已的身体,他低下头来,宛如野兽咬噬猎物的咽喉一般,寻到她的唇,狠狠吻下去,与她交缠。
热的身体冷的镜子宛如***般咬破她的唇,带血的吻令她的眉痛苦地蹙了起来,她想要大叫却叫不出声,心脏在胸腔里疯狂鼓动,喘不过气,近乎窒息的感觉让她拼命地挣扎,使劲地捶打着他的肩膀,然而他却更狠地压住她,她听到他喉间喉结滚动的声音,那是如兽般低沉的欲望。
终于,他放开她的唇,她大口大口地喘气,他的唇游移到她白瓷般的脖颈,他腾出一只手,想要解开她的上衣。就在那个瞬间,她挣脱开来,“啪!”的一声,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。
男人的脸都被打得偏了过去,仿佛不敢置信一般,他转过脸来,一动不动地盯着她。他的目光是那般凶狠,有那么一瞬,她以为他会举起手来打她!可是他没有,他仅是无法相信一般,抬起手来覆在自己被她打过的脸上。
那个地方,火辣辣的,如烧灼一般的痛。
而后,她看到他动了一下唇,他的唇角,有一缕血丝流了下来。她倒抽一口气。
他的食指沿着自己的嘴角,摸到了血的痕迹,那一瞬间他的眼睛微微睁大,而后,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,他的眼眸突然变得黯然,他垂眸,轻轻地抬起头,舔舐着自己受伤的痕迹。许久,干哑的、冷硬的声音,才从他低垂的头中慢慢发出,“你走……”
柔笙的身体颤了一下,脚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,面前的他令她感觉到危险,本能告诉她要赶紧逃走,然而不知为何,那一瞬间她竟犹豫了一下,为他突然之间显得孤独的身影。
“你走!你走啊——”他突然暴戾起来,抓过一瓶沐浴乳扔向她。
她尖叫一声,忙不迭地逃走,装沐浴乳的瓶子砸到门上碎成碎片,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紧抿双唇。
他慢慢吞吞地用僵硬的手打开花洒开关,仿佛从天而降的冷水从头而下浇遍他全身。在那么多晶莹溅开的水花中,他抬起头,将自己的脸毫无顾忌地、毫无防备地展露在水花之中。
9
柔笙逃出他的房间,在他的门口跪下,她的双腿发软,她的身体沿着他的门背不由自主地滑下。
天!天!她低低地呼着,屈膝坐在那里,将自己的脸埋向手臂。
之前发生在房内的事令她心惊胆战,然而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。他喜欢她,他竟是那般的喜欢她!她的脸火辣辣的,被他狂吻过的唇犹自濡湿、火热着,她的心跳得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。她从未想过会是这样!
她的手指触到了自己的双唇,突然之间,那被碰触的地方宛如火烧令她急忙移开。她没有注意到,自己的脸早已绯红一片。
10
萧兴诚酗酒三日,段嘉树很好心,带着一瓶自己的珍藏上门安慰他。
“这就是金主藏你的金屋?”他有心嘲弄自己的好友,“原来价值40万的牛郎也不怎么样嘛。”他毫不客气地批评,“居室太小,太简陋,客厅大小甚至不如你家玄关。”
“你给我滚!”萧兴诚愤怒地掷出枕头,掷出靠垫。他将自己埋在被窝里,宛如受伤的松鼠在圆圆的树洞中舔舐伤口。
段嘉树走进卧房,坐在他身边,柔软的床陷落一大块,“不过是一个赌注而已,你赢了,却失了一颗心。”他笑。
“……”半晌没听到好友回应。
他抓开蒙住萧兴诚脸的枕头,却见自己的好友大睁着双眼,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。半晌,方才听到萧兴诚低哑苦涩的声音,“你尽管嘲笑我吧。”
他坐起来,将一头短发抓得凌乱不堪,“无所不能的段先生,你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”
段嘉树突然愕然,纵横商场十几年,自十四岁开始便交女友无数的他,从未想过自己的好友会真的陷入一段爱情之中。而面对自己看似光华陆离实则空白的前半生情史,他突然发现,自己竟无计可出。
“……喝一杯?”
咕咚咕咚,啊!他的好友萧兴诚以嘴就瓶,转瞬之间豪迈地喝光一大瓶,令他好生害怕啊。
11
谢柔笙眼睁睁地看着白缨缨怒气冲冲地走出萧兴诚的房间,站在街头打电话。她怒不可遏地上楼,冲进萧兴诚的房间,一把揪起他,“你到底都在干什么?我叫你去勾引那个女人!你这几天都做了什么?”
她怒火雄雄,杀进来兴师问罪。
萧兴诚将一小皮箱的钱放在她面前,“对不起,我不想干了。”他抬头凝视她,“40万,如数奉还。我不再是你的奴隶,从此以后,你我也站在同等位置之上。你无权命令我。”
她竟要他脱衣、陪床,无视他的一片真心,让另一个女人玷污他美好的身体。所爱之人如此残酷,他在心中不由得落下一把伤心泪。
她不由得瞪大双眼,“你哪来的钱?”
“父亲的合伙人被追回来了,他偿还了大部分的钱,余下的少数,我自己即可偿还。”到如今,他本可以和盘托出,然而,他却仍不忍伤害她,为她编造了另一个谎言,“这是你的钱,带走吧。从此以后,你可以不用可怜我了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从此以后,她与他,就将毫无干葛?
而毫无干葛的他们,不过是陌路人吗?
这一刻,她突然茫然,环顾四周,这个房间,以后她再也不能来了吗?
她突然心慌,无意识地抓紧了他的衬衫,他低头,望见她的手,长长的睫毛略微垂下,“我累了。”他说。
他已心力憔悴,再无力气陪她演出这场戏,“我爱你。”他说。
她低垂的头震了一下,仿佛是幻听一般,她抬起头望着他,唇微微蠕动,“你,你刚才说了什么?”
“我爱你,所以,我不忍再见你这样……”他的手温柔地捧着她的脸庞,他的黑眸深邃如海似有波光漾动,他将自己略微干燥的唇,轻轻地印在她的唇上。
12
唐然来找谢柔笙。
他垂头丧气,一脸颓废。白缨缨早已离他而去,时至今日他才发现,对于白缨缨来说,他不过是她一个较为勉强的选择。一旦找到更好的,她便毫不留情地将他踢走。
也曾乞求过,然而她仍是连头也不回地走了。他曾倦恋于颇具性格、艳光照人的她,也曾沉迷于和她一起的喧嚣,然而在她离去之时,他方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落寞、孤独,身边甚至连一个安慰的好友都没有。
他的房间是以前柔笙置办的,如今,它已积满灰尘。他想要喝点东西,然而打开冰箱却一无所有。
这个时刻,他突然怀念起谢柔笙,那个安静、纯白如茉莉的女子。她就像那片碧叶之中毫不起眼的小花蕾,静静地在他的生命中绽放芬芳。他曾失去那抹清香,而如今,他记起了。一旦记起,思念便宛如排山倒海一般劈头盖脸地朝着他涌了过来。
平生不解相思,然而当它突然袭来之时,却宛如流感令他猝不及防被撞倒在地,而后,是撕心裂肺。
“柔笙,求求你,原谅我。”他说。
柔笙一眨不眨地凝望着面前的男人。曾经她有多少次地梦想着,近乎可笑地幻想着唐然重新回来找她,然而当这一刻真的到来之时,她却茫然了。
她不懂,一个月前,她是为什么想要跳江。只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吗?她突然觉得不值,想要哈哈大笑,为以前愚蠢的自己。
七年?当真是七年吗?七年感情宛如流水一般在她面前呈现,高三时小巷子里的搏命相救,樱花树下含羞的告白,大学分离两地的忧苦寂寞,毕业后同居一处的欢喜若狂,她突然发现,她可以甩开这些了。
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仙人掌经历了风尘,也曾长出尖硬的刺,含着酸涩的泪。然而此刻,她终于发现,自己可以无关爱情愁苦,这些风沙、尘暴也无法再对她带来伤害了。
有一种力量在她体内酝酿,蓬勃宛如新生,她静静地感受着这股力量。然后,终于,终于,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了,她将这股力量渐渐蓄积使用在她的脚上——
“砰”的一声,她将唐然踢出门外,从此关上曾为他打开过的那扇门。
13
镜子前,柔笙为自己化妆。然而何需胭脂水粉,拥有恋情的女子本身便已足够美丽。她的脸色红润宛如少女,她的眸光含水脉脉有情,她的唇宛如玫瑰花瓣一般含苞待放,期待着一场热吻、拥抱,或是***。
她去寻找萧兴诚。然而,近乡情更怯,越是靠近萧兴诚的住处,她的心越是害怕起来。
萧兴诚是否真的爱她?
他会不会拒绝?
那日他对她卸下所有防备,坦露一颗真心,而她却二话不说,转身即逃。如今,他是否伤透了心,再也不想理她?
谢柔笙在不远处的一家酒吧坐了下来,要了杯酒,定定神。
在她身边有俊美男子悄然落座,“小姐,让我请你喝杯酒?”呀,来了一段艳遇。
就此开始第二段恋情吗?
从头开始,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牵扯,这又何尝不是另一个选择,有什么不好?
然而柔笙却毫不客气地轰他,“别烦我!”姑娘她烦躁着呢,火很大。
俊美男子不敢置信自己搭讪失败,他扳过她的肩膀,双手按住她,以一双勾魂电眼对牢她,不死心地再次发电,“小姐——”
哗啦啦,柔笙将酒往他身上一泼,淋淋漓漓浇了他全身,“滚开,死色狼——”
段嘉树瞪大了双眼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遭女子如此拒绝。为什么?为什么啊?萧兴诚扮个穷光蛋,都有女子解囊相赠,他堂堂一个大帅哥,衣冠楚楚,一表人材,却遭人如此对待,弃若敝履!
呜呼!他心哀戚。我本将心照明月,耐何明月不解情。他灰溜溜地离开了。
谢柔笙正狂奔向萧兴诚,此刻,他站在街角,仿佛在等人。在他身边,有两名女子上前与他说话,天哪!岂有此理!她先看中的肥肉,居然要被人抢走了!
她连忙冲到萧兴诚面前,恶人恶面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“搭讪呀,这也看不懂?”年轻女子嘲笑她,继而迎向萧兴诚,“帅哥,和我一起去喝杯酒,如何?我请你。”
“不,他要跟我去兜风!”另一名女子用手抚摸他的俊容,用傲人双峰磨蹭他的身躯,“他要陪我一晚。”
“他欠了人四十万。”谢柔笙在一旁冷冷道。
“什么?”女子脸色大变,“对不起,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,BYEBYE!”她脚底抹油,逃得飞快。
“啊!我的车来了!”另一名女子也急急溜走。
萧兴诚低下头,看着谢柔笙。呀!他的唇角带笑,他的眼中也带笑,他愉悦地打量着面前的女子,“我何时欠了你四十万?曾经,我记得我的确是欠过某人钱,但我不是还了?”
“你以为还了就行了吗?”谢柔笙一把抓起他的领结,恶狠狠地将他的头拉下来,逼向他的双眼,“还有利息呢!”
“什么?还有利息?”可怜的小羊羔,良家民男不慎遭遇高利贷,简直不敢置信!他瞪大双眼,面露惶恐之色,“要多少?”
“四十万呃,一个月,可得要好多吧。”柔笙说着,一把挽住他的手臂,“让我想想,让我慢慢想你得要赔偿我多少……也许是,一生?”
“荣幸之至。”萧兴诚张开双臂,宛如一只巨大的鸟儿,他将她拥入怀中。就在这个时刻,怀中不解风情的女人突然睁大双眼,指着街角,“看,白缨缨!”
她竟妖娆多姿地踏上一位中年男士的宾利。
“天,她可真有法子!”她惊呼!
“所以,就算没有我,她仍然会离开唐然。”萧兴诚的声音中带着愉悦的笑意,“没有她,你我不会相遇。”
“也许……吧。”也许每一个人都会在不同的时间内卖掉自己的一部分,有人出卖生命,有人出卖美色,有人出卖梦想,同时,亦有人买入。而她,何其有幸,购入一个最值得拥有之物。
谢柔笙这样想着,暖阳中,他的情人已开始不耐烦。他将她的头转回来,让她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最佳位置。微闭双眼,柔笙看着萧兴诚渐渐地、渐渐地低下头,轻轻寻上她的唇。
avatar
black影
社长
社长

帖子数 : 53
威望 : 0
注册日期 : 10-05-09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blackforth.cool5site.net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